事實證明,最好的恐怖片不需要鬼

毒舌肉叔2019-06-12 02:46:26

1980年,肯尼亞,裝潢考究的聯排別墅。


這天發生了一件小事:


一隻烏鴉飛到餐桌上。


桌上本來擺著威士忌,精緻的餐盤,麵包和水果沙拉,被烏鴉搞得一團糟。



就像沒人知道,風暴的起點,不過是亞馬遜雨林裡,蝴蝶扇動一下翅膀。


此時,沒人意識到飛來的烏鴉意味著什麼。


砰砰砰,先是從樓上跑下一個女傭。


然後,一個老人突然露臉,喘著粗氣,搖搖晃晃間,豆大的汗珠噼裡啪啦從臉上掉下。



老人被緊急送上飛機,運往內羅畢的大醫院。


短短的航程過去,空姐發現,他變得……


變得……


更恐怖了。


臉色蒼白,爬滿水泡,意識有些不清,身體也搖搖晃晃。



好像有可怕的東西,正在從體內侵蝕他的靈魂。


下飛機後,老人被緊急送往醫院。


他再一次變了。


躺在病床上,身體大量出血,生命垂危,手臂上有恐怖的血包。


護士驚訝地發現:老人不僅體內大出血,他皮膚鬆弛,鬆鬆垮垮地掛在骨頭上,還爬滿了水泡演變成的大血包。



一名醫生趕緊搶救,卻被他噴了一身汙血。


他們遇到了什麼?


病毒。


34年後,西非爆發一場疫情,恐怖的病毒,短時間內席捲幾內亞、利比里亞、塞拉利昂、馬裡、尼日利亞、塞內加爾、美國和西班牙,世界衛生組織給出的數據是,累計病例19031例,其中7373人死亡。


事後,所有人回望1980年那一天,都清楚地知道……


降臨別墅的,不是烏鴉。


而是——


埃博拉病毒。


事情的經過,被理查德·普雷斯頓寫成了紀實文學《高危地帶》。


《2001太空漫遊》原著作者、頂級科幻小說大師亞瑟·克拉克評價這本書:


我讀過的最恐怖、最精彩的小說之一,甚至超過了斯蒂芬·金。而書裡的事件是真事。要命的是,這種事遲早還會捲土重來。


它的恐怖,在於戳破了文明的遮羞布——


病毒並非遠在天邊,我們與它只隔了一個航班的距離。


這段距離裡,你能看到人類的無知、貪婪、勇氣和犧牲。以及,對大自然該有的敬畏——


血疫

The Hot Zone



故事挺簡單的。


兩條線:埃博拉病毒的非洲起源;首次在美國被發現的經過。


《好萊塢報道者》評價:


它沒有描摹恐怖的血腥慘狀,但旁觀現實的瑣碎小事,漸漸演變成災難,反而比杜撰的妖魔鬼怪更嚇人。


肉叔看的時候一度喘不過氣來——


1980年內羅畢的醫生,檢查患者時,看似只是普通檢查。


但你會發現越來越不對勁:越來越大的血泡、越來越鬆弛的皮膚、患者越來越潰散的意識、醫生護士越來越凝重的表情……


每個畫面,都像擰螺絲似的,不停地讓你越來越緊繃。



然後……


噗!患者突然噴了醫生一身汙血。



這段被緊繃著的觀影,有多可怕?


這麼說吧,肉叔當時看的時候,一度不敢呼吸,感覺就好像喘口氣,埃博拉就會順著我鼻孔鑽進來似的……


這風雨欲來時讓人透不過氣的感覺,被網友形象地形容成:窒息式觀影體驗。


罪魁禍首嘛……


看不見摸不著的埃博拉病毒。


它從哪來的?




美國馬里蘭州,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


一份包裹引起了南希的注意。



裡面的東西更奇怪——


包裹外面寫著猴子的組織。


然而,裡面卻是一坨血塊。


南希以為,這是一種在猿猴中流傳的病毒造成的結果。



檢驗結果,迅速推翻了她的猜測。


顯微鏡下的情景,讓南希不寒而慄。


包裹裡送來的是猴子的脾臟,只是在運輸和投遞過程中,脾臟被病毒化成了血塊。


南希猜測,這可能是埃博拉病毒——


這裡離華盛頓並不遠,如果真的是埃博拉病毒。


意味著,至少百萬人的性命危在旦夕。



這絕對不誇張。


埃博拉病毒不僅致死率高,而且無藥可治。


感染者只能在痛苦掙扎中死去。


劇集開始,老人病發痛苦吧。


這還做了美化。



真實的情況,《血疫》的書裡有描寫:


他的肝、腎、肺、手、腳,還有腦袋裡都在淤積著血塊血塊在他腸內的肌肉裡越積越多,切斷了動脈對腸子的供血。這些腸內肌肉開始壞死,腸子也開始鬆弛下垂。一攤攤的血從他身邊流了出來,迅速擴大。



埃博拉病毒一旦爆發,後果不堪設想。


書裡同樣有描繪:


埃博拉-扎伊爾病毒的首次現身——這是埃博拉病毒中最為危險的一種——發生於1976年9月,它在靠近埃博拉河上游源頭的五十五個村莊裡同時爆發。它似乎從天而降感染每十個人便會殺死其中的九個。


更具體的數據:602人感染,431人死亡。


迅疾,暴烈,不及反應,人就已經死了。


《血疫》裡有句話:


艾滋病用10年完成的事,埃博拉只需要10天。


劇集《血疫》裡有個細節。


南希和兒子在討論有關艾滋病的事。


南希說,艾滋病確實可怕,但它不是四級生物危害(最高危險等級)。



那誰是?


嗯,埃博拉。


儘管這種病毒從未在美國出現。


可萬一呢?


南希的同事皮特認為,這種概率不存在。


或許,這就只是試驗器材被汙染的小錯誤。


這種錯誤的概率明顯要大得多。



而要驗證這個猜測,也比南希做實驗容易多了。


隨便在試驗檯做個檢測,用鼻子聞就能聞出來。



這一聞。


什麼味道都沒有。


好事?


不確定。


不過,這卻證明了皮特的猜測也許是錯的。



而南希的檢測結果呢?


不知道。


結果還沒出,她因防護服破裂,被迫退出實驗室。


樣品全部被銷燬。


現在,也許有個人類無法治癒的病毒,暴露在外,不受控制。


幾百萬人,命懸一線。



《血疫》刻意隱藏埃博拉爆發時的恐怖。


但這正是它的高明之處。


它先告訴你埃博拉有多麼恐怖,然後把它藏起來。


這反而讓恐怖無處不在。


就像是,你知道有個已經啟動的定時炸彈。


但是,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接下來,你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那顆炸彈。



看《血疫》是怎麼把這種恐怖藏起來的。


皮特通過實驗,數據檢測,已經證明自己的想法是錯的。


埃博拉真的出現在了美國?


為了弄清真相,他和南希再一次進了實驗室。


很不幸。


這就是埃博拉。



而他,竟然直接用鼻子聞了埃博拉樣本。


皮特感染了嗎?


按照正常流程,無論是否感染,他都必須上報。


可是他沒有。


他瞞著實驗室,自己抽血檢測。



按理來說,他感染的風險很小。


可是,萬一呢?


還有更重要的問題。


控制病毒傳播。


那個樣本的來源地。


一家出售實驗猴子的私人機構黑澤爾頓公司。



南希緊急上報實驗室,要求封鎖,隔離,消毒。


刻不容緩。


那裡的工作人員沒準已經被感染。


陸軍實驗室馬上行動。


那裡的人也配合,不過還是有點麻煩。


負責人沒有告知自己的工作人員,自家的猴子感染了埃博拉。


也要求南希的行動保密。



不能讓工作人員感到懷疑。


然而,一個負責餵養猴子的員工已經病倒。


頭暈、發燒、嘔吐,和感染埃博拉初期病症一樣。



但,還不確定就是埃博拉。


到現在,病毒還是沒有爆發,這些都只是潛在的危險,恐怖還藏在暗處。


但是,《血疫》已經把這種恐怖塞進了觀眾心裡。


更進一步,還把這種恐怖持續放大。


劇集運用大量細節,一遍遍提醒著觀眾,病毒隨時會爆發。


那些“定時炸彈”越放越多。


一旦起爆,驚天動地。


皮特心神不定地去喝酒,盯著酒杯失神。



服務員收走了他的杯子,他想阻止,卻開不了口。


鏡頭一個特寫,給到杯子


這像什麼?



一個傳染源。


仔細看,上面還有脣印


黑澤爾頓的主管去超市。


收銀員收下他的錢,主管盯著自己給出的錢


如果他身上攜帶有病毒,這就是一次傳播。



再有。


皮特的同事,也有被感染的風險。


妻子在清理他用過的浴缸。



消毒劑,殺毒水,手套被放在一個塑料袋。


鏡頭又給一個特寫。


這又是一個傳染源。



這些對準細節的特寫鏡頭,就像一個放大鏡,把恐怖成倍放大。


《血疫》藏起來的不止是埃博拉的恐怖。


想想看,是什麼讓潛在的危險一點點擴散。


皮特不光沒有上報自己受感染的可能,還慫恿同事和自己一起隱瞞。


他不想被隔離,那太痛苦。



黑澤爾頓公司負責人,隱瞞員工,不想被外界知道。


否則,公司形象難保。


自己還會受到董事會的責難。



知道了吧。


藏起來的還有每個人都有的一點私心。


也許這點私心就會導致疫情爆發。


《血疫》的書裡記錄了埃博拉在德國馬爾堡爆發。


那次爆發導致31人感染,7人死亡。



病毒來源於,烏干達出售給德國的猴子。


德國的一個猴商,把染病的猴子摻在出售的猴群中,賣給各個需要用猴子做實驗的研究機構。


事後,真相被掩蓋。


一位瞭解內幕的人說:


假如這一事實被揭發,他(猴商)很可能會破產,而烏干達也將損失一筆頗有價值的外國財源。  


一次私心導致埃博拉在德國爆發。


而這一次呢?



第二集對埃博拉的介紹:


一旦滲透了細胞的保護屏障,病毒就會劫持細胞系統,來滿足其自身的需求。


它不是單純地破壞,而是慢慢把細胞變成自己的養料,幫凶,最終殺死細胞。


只有病毒是這樣嗎?


所有知道病毒在傳播,卻刻意隱瞞的人,比如皮特。


他沒有害人的想法,他只是有那麼一點點自私。


當自私侵入一個人,佔據他的思想,他會做出最有利於自己的行動,對於其他人卻可能有致命的影響。


這種過度的自私,毀滅的不僅僅是一個人。



編輯:熊貓


點一下,病毒退散

↘↘↘

https://weiwenku.net/d/20084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