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音樂人為什麼那麼多?

新音樂產業觀察2019-06-12 03:17:48



新仔

Music Digger,不愛吃火鍋,愛吃底料


|聲明:無利益相關

 

“新音樂產業的誕生”系列視頻第四支,個人感覺比上一支有一丟丟進步。請觀賞:(照例強調一下,MG新手,請輕噴


視頻:獨立音樂人為什麼越來越多了?(手機版)

 

可能有一些朋友已經在新觀微博上看過這個視頻,“手機版”跟PC版有一丟丟不同,因為根據手機視頻的尺寸做了一些內容上的調整,建議全屏播放。

 

這次聊聊“獨立音樂人”,視頻裡提到一個詞,眾創時代

 

我認為,“眾創”是互聯網音樂時代的一大特徵。

 

先來講兩個故事:

 

1950年代,一個白人年輕仔本來是自己掏錢錄歌為母親賀壽,沒想到被錄音棚老闆發掘,然後成為簽約歌手,唱片公司出錢給他出唱片並宣傳,還正好搭上了電視崛起的頭班車,進而大紅大紫。這個白人年輕仔叫Elvis Presley,人們親切稱呼他為“貓王”。

 

70年後,一個黑人小夥,花30美元買了只Beat,在家裡創作了一首叫《Old Town Road》的歌曲,自己發佈到網上,然後靠短視頻傳播紅得一發不可收拾。這個黑人小夥就是當下紅透美國的Lil Nas X。(參看:掀翻美國樂壇,他用了不到兩分鐘 )


對比這兩個故事,我們可以看到時代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音樂的生產、發行和傳播的路徑,已經大不一樣。

 

Lil Nas X如今已經簽約大廠牌,但在《Old Town Road》發佈的時候,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獨立音樂人”。

 

比Lil Nas X紅得早一點的Billie Eilish,雖然不是“獨立音樂人”,但她的首張個人專輯基本是在她哥哥FINNEAS的臥室裡錄製的。FINNEAS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臥室製作人”,他說相比去專業錄音棚,他更喜歡在臥室裡搞創作。

 

無論是Lil Nas X還是FINNEAS,都在享受時代的恩惠:音樂生產和發行門檻前所未有的降低,人人都可以玩音樂,都可以發唱片。

 

所以,“獨立音樂人”才會那麼多。

 

視頻裡提到,據美國勞工局的資料,2003年,美國唱片公司簽約音樂人數量是獨立音樂人的2.93倍到2012年,獨立音樂人的數量是簽約音樂人的9.63倍。十年間,獨立音樂人數量增長了6.1倍。

這個數字只是計算了登記在案的音樂人數量,實際上,更多的獨立音樂人並沒有登記,因為很多獨立音樂人都是兼職做音樂人,並不一定會登記。

 

而在中國,根據各大音樂人平臺公開的數據,全國音樂人平臺入駐音樂人總量超過15萬人,入駐量最高的單一平臺入駐人數超過10萬,也就是說,中國至少有10萬獨立音樂人,上傳的歌曲數量多達數百萬首。

 

Spotify官方數據稱,每天上傳到Spotify上的歌曲有將近4萬首,一年新增作品超過千萬。騰訊音樂人2017年7月公開的數據,全平臺6萬音樂人上傳的專輯超過10萬張;網易雲音樂2018年5月的數據稱,網易音樂人入駐人數超過5萬,上傳作品超過100萬。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據霍安治的文章,1994年,臺灣地區共發行國語專輯319張;據豆瓣網友的統計,2008年,華語市場發行的實體產品(EP、專輯、原聲帶、演唱會dvd)是558張;據騰訊娛樂的統計,2015年,國內數字唱片發行量是603張。


從數字上可以看出,音樂人平臺上傳的作品數量,要遠遠高於市場上正式發行的唱片:華語市場正式發行的唱片,哪怕按一年1000張算,要發夠10萬張,也需要100年。

 

如今每年發佈的海量歌曲裡不可避免的摻水。

 

我一個朋友前兩天跟我說,他朋友圈裡有個音樂人,顯擺自己一天能寫十幾首歌,平均一小時一首。你可以想象這些歌有多水。

 

但這就是這個時代的特徵,因為數字音頻工作站(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簡稱DAW)發展很快,甭管質量如何,但個人在家裡用個人電腦搞創作和製作完全不成問題。網上的資源還很豐富,各種Beat、各種素材應有盡有,買來拼一拼就是一首歌。

 

國外前幾年很火的一個概念,“臥室製作人”,就是這麼來的。過去“獨立音樂人”主要搞創作,製作可能還得另外找人,如今,DAW已經發展到可以自己在臥室裡製作了。


FINNEAS:我為什麼喜歡在臥室搞創作?

 

這裡絕對沒有要貶低“獨立音樂人”或“臥室製作人”的意思。任何一件事,都會出能工巧匠,也都會有人渾水摸魚。而且,獨立音樂人因為條件限制,哪怕很認真,也未必能出精品——大公司出的唱片都是層層品控的產物,就算歌曲不好聽,錄音品質上也能保證達到行業標準。

 

創作門檻降低的同時,發行門檻也前所未有的低。

 

過去,出唱片老費勁了。錄音費勁、製作費勁、生產費勁、發行費勁、銷售費勁、營銷費勁。

 

現在呢,都不費勁了,一個人完全能幹得來,效果如何另當別論。


就拿發歌來說,一個獨立音樂人如果入駐了音樂人平臺,把音頻整理好上傳就行,點點鼠標,搞定。

 

全球發行也不是問題,現在很多音樂平臺都聲稱把音樂人做全球發行。還有很過第三方服務商也幫音樂人做全球發行,費用很低,國外服務商一年一張專輯的服務費最高才500人民幣左右。(參看:年收入增長36%,音樂人自發行市場要爆發了?)

 

當然,如果想要做實體發行就相對比較麻煩一點。但提供實體唱片製作和發行服務的商家也越來越多了。比如全球最大的獨立音樂人自銷售平臺Bandcamp早前就推出了黑膠壓制服務。日後只會越來越方便。

 

“眾創”這兩個字可以解釋不少問題,比如好歌難尋。

 

創作和發行兩大門檻的降低,結果必然是音樂內容的總體品質被稀釋了。

 

華語唱片市場,過去市場一年撐死供應1000張唱片,按平均10首歌算,一年的歌曲供應量是1萬首。如今,一年上傳到音樂平臺上的歌曲可能是百倍千倍——粗略算了下,QQ音樂平臺上今年5月份發佈的“新碟”(單曲、EP和專輯)光內地就有約1000張。(以單曲為主,保守估計歌曲數量在3000首左右)

 

國內所有平臺的歌曲算到一起,現在一天的歌曲發佈量就等於過去一年的發佈量。

 

在這樣一個情況下,品質被稀釋,好歌難出頭,就是必然的事情。

 

在歌曲供應量劇增的同時,海量互聯網用戶湧入了市場。他們的行為,通過社交媒體、短視頻APP等影響著音樂潮流,並最終通過音樂流媒體完成聯動,改變著流行音樂的走向。

 

關於這一點,我會在“新·音樂產業的誕生”終結篇中進行解讀。


END - 


本文為新音樂產業觀察原創文章,無任何利益相關,未經授權謝絕轉載




推薦閱讀


中國人為什麼不願意為數字音樂付費?


更多閱讀

  • 從嗜碟如命到放棄買碟,我是怎麼做到的?

  • 為什麼說喬布斯救了音樂產業?

  • 我們向“上”奮鬥,他們向“下”漂流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0841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