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歐羅巴之旅

愚公移詩安2019-06-13 17:49:54


回國了,調完時差再碼字。


不到兩週的歐羅巴之旅,始於瑞士,終於荷蘭,途徑德國,並在法國短暫停留。旅行路線沿著萊茵河畔展開,這次旅行的一大收穫是,發現自己的攝影水平漸長。


拍(P)了好多美圖。回來後,隨手打開所攝照片,回味無窮。

旅途給頭腦充實了不少當地的文化。每一次旅行都能學習到新的人文,地理,歷史知識,受益良多。



瑞士巴塞爾,位於瑞士德國法國的交角地帶,一個轉身便能看見三個國家。從一個安靜的城市,邊倒時差,邊開啟一段悠緩的行程,再好不過了。別看城市不大,人口也不多,世界級的企業諾華和羅氏的總部都坐在此。旅途中,與人交流還明白了參與金融市場多年一直沒有明白的一個問題,比如外匯交易中,瑞士法郎的縮寫叫CHF,眾所周知瑞士的英文縮寫是Switzerland,中文瑞的拼音又是R開頭的,如果F是法郎的意思,那麼CH怎麼看也不是瑞士,反而更像中國China有沒有。這次瞭解到,瑞士原來的名字叫赫爾維特,當地人叫作赫爾維特人,Confederation Helvett就是瑞士聯邦的意思。就像我們國度曾經叫“唐”,所以現在海外的華人社區都叫“唐人街”,而不是叫“中人街”。


瑞士的旅遊城市,盧塞恩。登上古城牆,遠處的雪山和近處的城鎮,拼湊出了一幅色彩旖旎的油畫。我大約明白,為何油畫這種藝術誕生在歐洲了,隨著行程的深入,這種感受會愈加明顯。


卡佩爾木橋和八角水塔,盧塞恩市中心的標誌性景物。水與天,近乎一色,被木橋和水塔劃分得恰到好處。

行萬里路,讀萬卷書,都是長見識的過程,深感咱們中國人,路行的多,書卻讀的太少。每年成群結隊的旅遊,變成了上車睡覺,下車拍照,回家一想,啥都不知道。

在盧塞恩,看見瑞士人週末帶著小孩子,一家人一起去圖書館看書,再回想國內,那些逼著孩子讀書的大人,往往是一群自己都不怎麼愛看書的父母,不由思考,自己都沒有愛看書的習慣,又怎麼有資格讓孩子變得愛學習呢。


琉森湖,清澈見底,與遠方的聖潔的雪山交相輝映。岸邊休憩的幾部遊艇,連船罩的顏色都與藍天碧水如此相配。


阿爾卑斯山脈腳下,瑞士的景緻特點便是,千山千水小木屋,這幅圖中遠景的山,中景的木屋和近景的水相得益彰。不由讓人想起了電影《海蒂和爺爺》的情景。


少女峰,號稱歐洲的最高點,然而當我登上觀景平臺,拍到的少女峰見手指方向,天公不作美。


陰天,路過的圖恩湖,曾經這裡是一片冰川,如今一種幽靜的美,在這裡依然隨處可見。


離開瑞士去法國的路上,山前的村莊是油畫,遠處的山和雲卻在光影作用下成了水墨畫。


靜謐的萊茵河,靜靜地流淌,彷彿令人忘記了這裡也曾戰火紛飛,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普法戰爭的硝煙早已沒了蹤跡,很快,我們便來到了法邊境的阿爾薩斯地區。


斯特拉斯堡港口,從名字看,便知道這個法國東郊的城市與德國頗有淵源。德國人的地名,人名中經常出現XX堡,比如紐倫堡,弗賴堡,漢堡,興登堡。兒時上學時讀過的課文《最後的一課》講得便是阿爾薩斯洛林地區割讓給普魯士時發生的故事。對了,在斯特拉斯堡港口,我看見了許多來自或者去往中國的集裝箱,甚至佔了所有貨物的三分之一。


斯特拉斯堡城市一隅,這裡是歐盟議會所在地,法國東部的政經中心,大量的法國政客都畢業於斯特拉斯堡大學。


斯特拉斯堡有一條母親河,伊爾河。在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漫步在伊爾河畔,喂喂天鵝,晒晒太陽,淡然幸福,氣溫和陽光都剛剛好,這樣的場景的下,時間如果能夠靜止,該有多好。


斯特拉斯堡教堂前,一位流浪藝人在演奏樂曲。沒有人上前打攪,大家靜靜地聆聽,教堂的鐘聲響起來了。我彷彿看見了一種尊重,對藝術的尊重,對生活方式的尊重,對宗教信仰的尊重。


來到德國,巴登巴登是一座名字不大,卻十分精緻的小城。公園裡的樹木,草叢,小河和人工橋,簡簡單單,搭配的優美,恰到好處。


巴登巴登的名字,其實就是取自bath,就是洗澡的意思。溫泉浴是這裡的特色項目,當然洗完熱水澡後,去賭場玩一把,也是當地人的生活方式。


俄國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故居。相傳有一年,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經路過巴登巴登,在賭場裡,他輸得一乾二淨,回家後他痛定思痛,寫出了那部著名的小說《賭徒》,描述一個賭徒是如何墮落的,次年,他又一次故地重遊,來到了巴登巴登,這一次他又沒忍住,把稿費輸得一乾二淨。人性啊。


德國城市海德堡一隅。德國最著名的大學海德堡大學就安靜地藏身在這座被譽為旅遊文化之都的城市裡。途徑的黑森林地區是格林童話的發生地,故事裡,白雪公主和灰姑娘就生活在這裡。


滿城盡帶紅屋頂,這便是從廢棄的城堡俯瞰海德堡時見到的景象。去海德堡的那天是陰天,這更加劇了這座城市的陰鬱之感,據傳二戰時盟軍飛機飛過海德堡上空時,因為這座城市的悠久歷史和學術傳統,不忍心轟炸,從而保留了城市的歷史風貌。在源遠流長的文化長河前,又有誰喜歡戰爭和殺戮呢。


臨行前,海德堡上空的陰雲正在散去,於是隨手拍下了這一幕,兩岸的景色,山和城,陰雲和泛黃的河水,依稀露出的遠方的藍天,像是一個童話般的世界。


旅途中,路過德國小鎮,呂德斯海姆。這裡盛產葡萄酒,我們品味到了美味的雷司令白葡萄酒。心想著在這樣的小鎮隱居,種樹釀酒,開間小店,人生說不定也別有一番滋味。


德國西部港口城市,科布倫茨。對岸是一座座城堡佇立在山在最高處,相傳中世紀歐洲人把城堡建在山的最高處,是為了便於防守,居高臨下,易守難攻。可我自小熟讀《三國演義》,心裡就琢磨著,如果遇到司馬懿斷了水源,縱火燒山,城堡的堡主會不會遇到馬謖的窘境。


在科布倫茨的對岸,去往一個叫馬克斯堡的地方,是一個古老的中世紀城堡,需要穿過一個山洞口,於是便順手留下了這光影作品,彷彿是去搭乘一斑穿越時空隧道的地鐵。


登上被風化了些許的城堡,一覽山下好景。想必中世紀的堡主們,看的也是同一片天和地吧。時光穿越千年,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黃昏時分的科布倫茨,美得不可方物。一道道耶穌光從雲彩縫裡滲透下來,撒向河面,倒映著泛起一縷縷金色的光,這裡是萊茵河與摩澤爾河的交匯之處,船隻來來往往,從沒有聽見汽笛聲,似乎它們並不想打擾這份落日下的餘暉。


科隆最有名的除了波爾蒂王子便是教堂,在樹蔭間隨手一拍,入景的便是一座遠處的教堂。


從科隆港口看見的是科隆最著名的科隆鐵橋和科隆大教堂。天空的雲朵似乎也嗅見了大教堂的威嚴,不敢近身籠罩,只得在遠處消散於天際。在歐洲城市裡,最高的建築往往是教堂,千百年以來,歐洲人相信那是通往天國,聆聽上帝訓誡的地方。


大教堂內,佈滿了拱形石柱,任何嬉笑逗樂的人群,但凡是步入教堂的一剎,便自發融入了只屬於這裡的安靜氛圍。相傳這座教堂足足建造了近600年。這是依靠幾十代人的汗水鑄成的,當然還有貪婪的贖罪券,這份耐心和信仰如果用在其他地方,有什麼事情是做不成的呢。在歐洲看見一座座恢弘偉岸的教堂,心底裡充滿了敬佩,這是一片擁有信仰的土地。


在教堂不遠處,威廉一世的雕像就站在那裡,取了個景,拍了張照,角度剛剛好,好似一個故事,得勝歸來的威廉一世騎著馬,奔向科隆大教堂,要與上帝進行一番虔誠的對話。

曾經的神聖羅馬帝國,既不神聖,也不羅馬。傳說帝國皇帝還曾經在與教皇的政權中敗下陣來,只得在漫天的飛雪中給教皇下跪,以求得到教皇的寬恕。


教堂外,藝術家在地上塗鴉,畫的是國旗,我耐心地尋找,找到了中國的國旗,還放在德國的右邊,再右邊就是美國了。在德國人的心中,德國,中國,美國是排排坐的吧。


科隆鐵橋上的愛情之鎖。相愛的小情侶會攜手來到這裡,鎖上一把鐵鎖,象徵的彼此的愛情像鐵鎖一般,牢不可破。城管每週都會來這裡拆除這些影響市容的違章物品,但來自全球的情侶們每天都不停地加鎖。幾十年來,鐵橋上的鎖從來沒有被清理乾淨過。


距離荷蘭鹿特丹不遠的小孩堤防,風車群的景富有特色。在這裡租了自行車,一家人在田野間肆意騎行,我們看見了風車博物館,看見了田間的牛羊,看見了富人區800萬歐元一套的別墅,看見了一個一個迎面而來友好的當地人,聽說荷蘭人70%的收入會繳稅,全國人民的稅被歸集到一起後,荷蘭成了一個高福利國家,馬克思先生說的沒有錯,Capitalism的最高級階段也許註定會變成Communism。

當微風從臉龐溫柔地劃過,我明白了,像小孩子那樣快樂,其實沒那麼複雜,就像這裡地方叫作小孩堤防那樣自然。


阿姆斯特丹是本次旅程的最後一站,這座被譽為“北方威尼斯”的城市,市區由數不清的人工島和運河水道組成,是風車國荷蘭的首都,荷蘭是個很有意思的國家,吸食大麻,紅燈區和同性戀,在這裡都合法。也許那是因為本地人崇尚自由的性格所致,荷蘭人是大航海時代見證者和參與者,甚至一度還是統治者,崇尚自由貿易,高度發達的市場經濟,這裡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座股票交易所,發行了第一張股票(荷蘭東印度公司),因投機買賣興盛而出吹了一個舉世聞名的鬱金香泡沫。

荷蘭人會做生意是出了名的,比如有一種豆,荷蘭人把它賣到中國,它叫“荷蘭豆”,但要知道這種豆在荷蘭出售時,它的名字叫作“中國豆”。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擁有大量藝術珍品,在這裡看到了荷蘭著名畫家倫勃朗Rembrandts的畫作。在隔壁街區,還能看到梵高的真跡,加上在瑞士巴塞爾博物館看的畢加索的抽象派作品,三者,我最喜歡倫勃朗。


這幅《夜巡》便是他們當中最負盛名的一幅。用光手法與同時期的其他畫家大不相同,這就是後世留名的倫勃朗光。這幅偉大畫作中描繪的是城管隊正在夜巡的場面。這幅畫的寓意,每個人各有解讀,在我看來正是一群人在暗夜之中,苦苦尋找,不曾放棄,直到一道光,照亮了前路。


阿姆斯特丹港口,早晨5點,就是趕赴機場回程的時間了,天上一輪朝陽已經把天空印得透亮。這讓我想起了在歐洲,每天晚上夜幕降臨得特別晚,記得要到晚上22點,天才黑。

歐洲的白天真長啊,5點到22點,足足17個小時。

可你不曾知道,這是歐洲的夏令時,如果到冬天,黑夜會變得更長。

這讓我想起了霍華德馬克斯的一本書,《週期》。


萬物皆有周期,

企業週期,金融週期,市場週期,

就連白天和黑夜,都有周期。


認知週期,理解週期,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早已鐫刻在一代又一代人的智慧中。

當夜幕降臨,下一個黎明,就在明天。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0853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