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可:戰神蚩尤、夸父和刑天之死

文化先鋒2019-06-13 18:16:19




蚩尤、夸父和刑天之死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炎神何以會受到人民的普遍愛戴呢?除了發明製造、保存和運用火的技術,教會人民種植莊稼和生火做飯,還教會人們在食物裡面放鹽——雖然這是一個很小的細節,但卻意義重大,因為鹽不僅是最重要的調味品,更帶來了人體生命代謝的核心元素,鈉。炎神不但發現了鹽的重要性,教導人們如何使用鹽,還掌控了關鍵的鹽業資源。這種資源有兩種來源,一種是沿海地區出產的海鹽,一種是內陸地區的湖鹽或者井鹽。在上古時代,誰掌握了鹽業資源,誰就掌握了最重要的戰略物資。不僅可以用它來凝聚人心,還可以展開國際貿易,換取自己所需要的一切物資,猶如當代全球經貿體系下的石油。


黃神和炎神的戰爭,除了爭奪土地和人民之外,有沒有更重要的目的呢?顯然,那就是爭奪位於今天山西運城的解州鹽池。這座鹽池,位於阪泉或者涿鹿附近。著名宋代學者沈括在他的《夢溪筆談》裡,描述鹽池方圓一百二十里,含鹽的滷水是紅顏色的,當地人稱為“蚩尤血”,鹽池中間有一眼泉水,卻是淡水,有了這水,鹽滷就能自發生成結晶,所以它的產量與質量都天下無雙,難怪黃神和炎神以及蚩尤,必然要為此拼死一戰。








第一次大戰,鹽池被黃神奪走,第二次在這裡又打了一仗,這次是榆罔,也就是蚩尤,想要奪回這座鹽池。但他還是失敗了,不僅失敗了,還被黃神擒住並殺害。然而關於蚩尤的結局,史書上卻沒有太多細節,給大家留下了許多想象空間。直到1972年,在湖南省長沙馬王堆,一家軍隊醫院在挖防空洞的時候,無意中挖出了一座西漢年間的古墓,從中出土了大批文物,其中最有名的,是一具保存完好的貴族女屍,還有3000多件文物,包括一系列神祕的帛書,帛書裡有一份文件,叫《黃帝四經》,它向我們透露了蚩尤被捕後的情形:


黃神在抓住蚩尤之後,為了復仇,以及警告那些潛在的敵人,決定用最殘酷的刑罰來對付他。她先用大木枷把蚩尤囚禁起來,對他施以酷刑,然後剝下他的皮,蒙在木板上,做成射箭用的靶子,讓士兵們都來練習射箭,據說那是最早的射箭比賽;她還剪下他的頭髮,綁在竹竿上,高掛起來,叫做“蚩尤旗”,在那個年代,這種把頭髮剪掉的做法,是一種對人的極大羞辱,老百姓遠遠望去,都會感到非常害怕,再也不敢有所反抗;她又下令,把蚩尤的五臟六腑全部掏出來,在胃裡充氣,把它做成一隻皮球,叫大家都來踢球,看誰能最先把球踢進洞裡去。在捍衛鹽池所有權的同時,黃神還順便拿下了鹽業的下游產業——釀造業的生產和經銷權。據說,當時最暢銷的食品是苦菜醬。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醬菜呢?史書裡沒有明說。總之,神在殘酷折磨過蚩尤的身體之後,下令把剩下的部分全部剁成肉末,然後摻進苦菜醬裡,強迫全體民眾消費這批“御製產品”,以這種方式來重申她的權威。









據馬王堆帛書記載,黃神向全體子民頒佈自己的最高指示:你們不許觸犯我的禁令,不許拒絕吃我賞賜的肉醬,不許製造社會動亂,不許違反我的政策辦事。誰要是觸犯禁令,偷偷倒掉肉醬,或者蓄意製造動亂,大搞反叛行為,知錯犯錯,擅自改變社會制度,擅自調動軍隊,那麼,就請看蚩尤的下場吧。我會叫你俯首為奴,吃自己的糞便,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地底下給我當墊腳石。顯而易見,這段演說毫無保留地展示了黃神殘忍無情的性格。因為這場戰爭的最終勝利,黃神的地位得到了鞏固,由神變成了統治人間的“黃帝”。但是,雖然英雄蚩尤死無葬身之地,那些帶血的木枷的碎片,散落在荒野之上,化為悽麗的楓樹。每逢蚩尤殉難的秋天時節,楓葉都會變得殷紅如血,象徵著蚩尤含恨不屈的靈魂。


尤手下的八十一位戰將,大多數都沒有留下姓名,只有兩位被後人記住,一位是眾所周知的夸父。他是巨人族的領袖,協助蚩尤挑戰黃神的權威。他朝太陽運行的方向,也就是黃神的隊伍勇猛地衝鋒,最後戰死沙場。夸父逐日的“日”,或許與祂和黃神的交戰有關,因為黃神請來旱魃施行魔法,製造炎熱的天氣,使巨人的隊伍陷入缺水的絕境,最後被應龍輕易擊敗,這可能是傳說中夸父“被渴死”的真相。蚩尤手下另一員著名的戰將,就是刑天,雖然他銅頭鐵額,卻還是被黃神的士兵斬下了腦袋。但他不甘心就此倒下,竟然以自己的兩乳為目,以臍為口,揮舞著大斧與盾牌,繼續跟敵人浴血奮戰。這個悲壯的場景,被陶淵明寫成著名的詩句,使刑天成為人們永久追思的英雄。








還有一部分蚩尤的殘兵敗將,他們躲過了黃神的追殺,向著南方的森林和大山逃亡,成為“九黎”或“三苗”的祖先,並教導當地的原住民,向他們傳授水稻種植的農耕技術。迄今為止,南方的眾多少數民族仍然在祭拜炎帝與蚩尤,把他們視為自己的祖神,並且緬懷他們的壯烈事蹟。




本文為喜馬拉雅錄音整理而成

本文圖片皆來自互聯網

上傳與管理:傑夫





神系共同體作品


首部中篇小說集

《字造》《神鏡》《麒麟》


《字造》:每天做夢的少年頡,成為伏羲揀選的文明締造者。古老的結繩派不願放棄舊法思維及其利益,向頡發起挑戰,更可怕的是,他的女徒弟沮誦,因為索愛不得,勾結敵對勢力......一場關於人類命運的字符戰爭,如何用字符去彌補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頡面臨著巨大的考驗。


《神鏡》:晉國樂師師曠仿效黃帝鑄造了十二面神鏡,神鏡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鏡面,並掌握空間轉換的宇宙祕密。竇少卿是能製造神鏡的大師,這惹怒了壟斷神鏡製造權的皇帝,一場追殺隨即而來。


《麒麟》:作者通過麒和麟這對長頸鹿的眼睛,分別觀看鄭和征服海洋的壯闊情懷,以及深宮怨婦不可告人的私密。與被飄洋過海帶回的神獸故事相比,人世間的這些慾望、生死和憂傷,讀來更令人心悸。




首部長篇小說

《長生弈》



《華夏上古神系》為朱大可先生耗費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書以跨文化的全球視野,運用多種學科工具,獨闢蹊徑地探研中國上古文化和神話的起源,發現並證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話均起源於非洲。這些觀點顛覆晚清以來的學界定見,為認識華夏文化的開放性特徵、傳承本土歷史傳統、推動中國文化的未來複興,提供了富有卓見的啟示,可視為1949年以來中國學術的重大收穫。


歡迎各位網友訂閱《文化先鋒》,搜索微信公眾號iwenhuaxianfeng,或掃描如下二維碼即可。


歡迎網友掃描二維碼進大可書店購書:




https://weiwenku.net/d/200853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