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年的五個小風口:便利蜂、喜茶、迷你KTV、千聊、狼人殺

虎嗅網2017-03-07 00:38:59


42章經以前提過,所有的投資機遇都是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而來的。目前就我理解,從底層來看,市面上有三大投資主題:

第一是移動互聯網技術帶來的投資主題,在移動互聯網出現 10 年以後,這個主題已經進入後半段。目前在這個切換的節點上,後半段的投資節奏讓很多人難以適應,大家就開始開發其他主題。

於是,就有了第二主題,人群和消費能力等變化帶來的消費升級與文娛等傳統領域的投資主題。這個主題其實過去一直在,未來也一直會在,和互聯網等技術也沒有那麼大的關係。由於外部環境的變化沒有那麼劇烈,所以雖然有投資標的,但不能和第一主題當初的節奏和幅度相提並論。

再於是,另外的一些投資機構就開始尋找第三主題,一個理想中可以媲美第一主題的事情,結果很多人就找到了“AI”。我始終覺得 AI 目前過熱,而且時機還是有點早,並且最大的問題是 AI 現階段的技術和應用場景對於創業公司來說不是那麼友好。

所以,今天不提 AI,只從前兩個投資主題來看當下被 VC 追捧的五個公司,及其所代表的五種投資方向。

一)喜茶、奈雪的茶、1點點奶茶


以喜茶為首的線下奶茶店最近很火。喜茶現在線下門店超過 50 家,去年拿到了 IDG 領投的超過 1 億元的 A 輪融資,當然,這個項目本質來說應該是 PE 邏輯的一筆投資。

在這裡,我僅借喜茶為例,來講下我對於消費升級的理解。創投圈裡說消費升級說了至少有一年,但到現在我都找不到消費升級的真正定義。網易嚴選是消費升級?樂純酸奶是消費升級?喝奶茶、去便利店都是消費升級?到底什麼是消費升級?

我目前認為,消費升級有兩大重點:

第一,如果把所有商品或服務的價值分為“使用價值”和其他“附加價值”,那我覺得消費升級的第一個核心,是客戶願意花更多的錢,換取商品或服務更多的附加價值。

這裡所說的附加價值可能有很多種,比如體驗、氛圍、品牌、便利性等等都是。人們的可支配收入越多,附加價值的獲取成本就相對越低。

比如同樣是披薩,同樣是解決溫飽,人們就願意花更多錢去某家體驗更好的、品牌更好的地方吃。

第二,真正有錢的人,本來就在享受最好的,無所謂升級;真正的無產階級,一直在生存邊緣掙扎,也始終無法消費升級。所以,消費升級主要針對的是中產階級。

而且這不只是因為一個階級崛起,更是因為 90 後這個年齡段的人開始進入收入增長期,即進入中產階級。因為消費行為不只是和可支配資產相關,更是和消費習慣和成長環境相關。

這批中產階級的特點是精神層次先達到了更先進的水平,但物質水平難以支撐。所以,目前的消費升級其實是滿足了中間態的奢侈,即輕奢。

舉一個例子,我們假設以前市面上只有兩種咖啡,一種是 3 塊錢一杯的只有使用價值的咖啡,好喝指數是 5分(滿分 10 分),還有一種是 30 塊錢一杯的,好喝指數是 9 分的咖啡。那麼消費升級版本的咖啡是什麼?其實是 10 塊錢一杯的好喝指數是 8 分的咖啡。

就是說,目前市面上出現了一種中間態的產品,價格輕微上漲,附加價值顯著上漲,給了精神追求高,物質水平還跟不上的中產階級一個選擇,這個選擇就是輕奢,這個結果就是消費升級。

那為什麼輕奢能做到這點呢?因為 30 塊錢咖啡的定價中很大一部分是品牌溢價,那麼新興品牌就有機會把更多成本放在產品本身,並且以更低的價格來售賣了。

所以,消費升級本質是屌絲向高富帥邁的中間一步。

正如喜茶的定位一樣:產品好看又好喝,空間體驗對標星巴克,且重點是產品均價卻更低。

二)便利蜂


便利店,首先提供的是便利性,互聯網上的購物場景更多是不講便利性、時效性、也不講衝動消費的,但便利店恰好相反,結果就是互聯網生態對便利店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所以,隨著人們對於時間成本和新鮮事物的追求等,便利店業態無疑會繼續發展,但要達到類似互聯網行業增速和想象空間,還是一個太難的事情。

莊辰超的便利蜂最近給整個便利店市場帶了一大波節奏,但我想了很久,仍然覺得便利店主要就是便利店,要說能被互聯網或技術革新多少,是件很難的事情。

以前移動互聯網剛出來的時候,大家都在 PC 互聯網上加移動的因素,後來有人提出 Mobile First 的概念,意思就是拋棄傳統互聯網的思維,去找真正紮根於移動互聯網的機會,這裡典型的產品就是 Snapchat。

那麼在移動互聯網的後半段,我覺得大家也可以提出一個概念,叫 Offline First,線下原生,不要再去找移動互聯網裡加傳統行業的東西,而是反過來找傳統行業加移動互聯網的東西。

比如共享單車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線下服務的便利性、時效性、體驗性等都是互聯網本身難以滿足的,從這個地方入手去創新也許會有不一樣的驚喜,比如我們後面要提到的這一系列產品。

三)友唱、咖啡零點吧、超級猩猩、五個橙子等等


我們整個社會的分工都是在逐漸分拆、細化的,每一個屬性的工作都可能被單獨提出來成為一個底層服務基礎,比如以前開公司都要招足夠多的員工負責所有的事情,現在則有專門負責人力、法律、營銷等等的外部公司,最終的結果是讓整個社會的運轉更高效和便捷。

而硬件的基礎設施,也會有一個分拆的過程,我管這個叫做 unbundling the facilities,硬件設施的解體。比如“迷你KTV”就是其中的一種。


類似的還有超級猩猩,是把健身房解體,變到小區中,成為零散的無人服務。


還有咖啡零點吧,是把咖啡廳解體,變到商業廣場和寫字樓中。


類似的還有鮮榨橙子、充電寶等等各種場景。

其實,這類的東西都和共享單車是一脈相承的,都是因為移動支付而興起的線下無人設施,可以給人們提供更便利的選擇和更好的體驗,並且運營成本更低。只不過,共享單車是移動的,而這些是固定的。

固定的壞處是增長和傳播不如單車,但固定的好處是可以對渠道形成壁壘,所以渠道拓展和把控能力就是重中之重,那麼有渠道能力的公司也許在這波潮流中會有獨特的用武之地,比如友寶、分眾或美團等。

而且這類產品大都本身毛利很高,是可以直接盈利的。按照這個思路,我還是蠻看好由此牽出來的一系列投資品類和主題的。

四)千聊、荔枝微課、一塊聽聽


上週,我和姬十三一起去網易參加一場關於知識付費的活動,姬十三有句話我很認同,他說知識付費是教育(培訓)、內容(出版)、媒體行業的整合。

以千聊為首的這些微課平臺,就是一種基於微信平臺上的知識付費的附屬應用。

這種平臺型工具產品的好處是能夠用每一個主講協助做用戶引流,起量很快,但壞處是所有的流量很難留在平臺上,並且再做二次分發的難度應該也不小。

這其實有點像視頻平臺,不斷地 BD 來 IP 是沒有用的,最終拼的還是自主製作內容、打造 IP 的強運營能力。

所以,我覺得這類工具最終要走的長久,還是要或簽約或打造獨家的頭部資源,做類似 MCN 的事情,而不是隻滿足於做好一個工具。

五)天天狼人殺、狼人殺、玩吧


殺人遊戲這個事情沉寂了好多年,又用狼人殺這個身份復活了,而且竟然隱隱形成了一種底層社交語言。

天天狼人殺、狼人殺和玩吧等公司都是做視頻狼人殺的,我早在去年底的文章 《2017 年,投資投什麼,創業創什麼?》中就提到過,視頻形態的產品是仍然有很多機會的,不論是遊戲還是社交。

對於投資機構來說,這類公司可能首先是數據還不錯的遊戲公司,其次是有可能挑戰社交領域的。

如果只是按照純遊戲來說,狼人殺這個遊戲其實不能說是最適合線上視頻形態的,因為狼人殺的遊戲體驗很容易很糟糕,參與感不強,且容易受其他玩家干擾。

但如果是從社交的角度來想的話,從現有的遊戲場景切入做社交也許是件相對可行的事情。比如王者榮耀其實就是最新最具統治力的熟人社交方式,那麼狼人殺類產品是否有這個潛力呢?我覺得有一點勉強,但至少可以觀察。

最後,從純視頻形態的產品來說,我還是一直覺得做一個線上視頻版的非誠勿擾會是個很有趣的場景。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