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出現新的技術焦慮,​移動互聯網到頭了嗎? | 觀察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2017-03-18 22:51:47

語重心長地說:"()站票還沒坐下就到岸了,要上新大陸了”;李彥宏在貝爺《荒野求生》中大談危機;而不等人的也在杭州急迫地向2萬工程師喊話......BAT如此焦慮,難道移動互聯網時代已經走到盡頭?


2010年前後,喬布斯在中國的忠實佈道者雷軍忙於創辦小米,他說,移動互聯網要比互聯網規模大100倍;青年朋友的人生導師李開復老師在投資領域迎來又一春,他說,我的創新工場70%的項目投向移動互聯網。


叫移動互聯網,還是叫無線互聯網,彼時媒體上的措辭尚沒統一,激情倒是一致。


後來的事摧古拉朽,微信搶到第一張船票,馬化騰2014年錄製央視《對話》時謙虛:“只是拿到一張站票”。


打架家常便飯的電商人沒那麼客氣,PC時代說出“淘寶不會停下來等你”的馬雲心急火燎:ALL IN 無線!!!


這話阿里系2013年提,2014年提,2015年2016年還要提……間或來往這類不靠譜的規劃,阿里頂了下來,倒是支付寶撐起電商之後馬雲最大的想象力——得是作為移動生活方式的支付寶錢包,不是隻在PC後臺調用的轉賬工具?


2016年,形勢急轉直下。


向來低調示人的美團王興,一路高喊“下半場”。從不相信到紛紛附和,李彥宏、馬化騰、馬雲、程維……就差沒直接下結論:移動互聯網到頭了!


1


移動互聯網到頭了嗎?


當年鼓吹過移動互聯網的李開復承認:移動互聯網的時代已經過去。


你愛信不信,畢竟,雷軍也慢下來了,不然不會選擇芯片。


用戶紅利、流量紅利、價格紅利,統統失效了。


“手機數不漲了,消費者的卸載,2017年預裝費和電子市場費用會比2016年漲30%。”王慧文是王興的親密戰友,美團點評餐飲平臺負責人。


王慧文的內部演講在朋友圈刷屏,從校內網就陪同王興“九死一生”的創業老兵語出驚人:2017年移動互聯網會非常慘烈,很多想象不到的公司會死掉。


投資人做過一個調研,能在用戶手機長期留存的App只有11個。


11個是什麼概念,就是把微信、支付寶、QQ、京東、微博、天貓(淘寶)……這五六個超級App算在裡面。


剩餘的席位不多。粥少僧多,量級10億起步的中國網民,突然不夠用了。


一箇中生代遊戲公司的市場負責人最近說,發新遊戲就是壓給市場的重擔子,一個B級的項目,就敢強壓給市場要S級的資源,碼頭要挨個拜,360、應用寶、百度、華為、小米、藍綠大廠……


如果錢不夠多,可能真的就算了吧。這時候才看雷軍七字訣和黎萬強《參與感》的創業者好像晚了幾年。


流量紅利,已經是個紮緊的袋子,裡面大的誘人,袋口勒住脖子。


最近,像訂閱號、朋友圈上線時一樣瘋狂的開發者在微信這裡碰了壁。



小程序,你好。小程序,再見!上線兩個月,小程序被罵娘。


調研機構艾媒諮詢的報告說:選擇繼續開發小程序的應用開發者僅佔到9.2%,35.2%應用開發者對小程序感到失望、意在放棄,35.2%開發者表示短期不考慮。


沒有競價排名,沒有模糊搜索,沒有推薦位,不能朋友圈分享,還不能推送消息……開發寶寶不高興,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2


微信一如既往的硬氣:小程序並不是外界一開始理解的“風口”或“巨大的流量入口”。


小程序的微信,一個巨大的流量黑洞,又是開發者的圍城——外面的想進去,裡面的沒食慾。


微信創始人張小龍


張小龍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馬化騰舉雙手贊成:“我覺得外界太誤解了”。


小程序不是想取代開發者的App。而是,對於重度用戶,騰訊反而希望用戶在用小程序一段過程當中,應該有一個合理的場景途徑,引導用戶去下載App。


“用戶想怎麼用我們就支持他,而不是去控制流量”。


如果這不是大佬套話,應該引發創業者、巨頭、開放、流量、場景多個關鍵詞融合下中國互聯網生存辯證關係的新思考。


涉及兩個根本性問題:巨頭是兜售用戶還是服務用戶?創業者獲取流量還是提供價值?


聽起來,虛且虛偽,並不盡然。


舉個栗子,一個用互聯網思維改變的產業,共享單車,遭遇現世殘酷。



從線上走到馬路,互聯網流量效應依舊管用,到處是單車,遍地是資本。


但互聯網思維場景化後面臨的不可控因素愈加凸現,需要政府深度參與的停車點怎麼辦?需要用戶與車輛和諧共生的人性之惡怎麼解決?


在線上,是企業主導強管控的模式,流量說了算;下半場的互聯網走向實體,用戶有了角力的場景身份,看看亂停車和車輛損毀,企業滿臉是汗。


以此而論,摩拜與騰訊、與富士康,ofo與華為、與電信的跨界合作,不是有必要,而是很有必要,遠比錢更重要。


3


移動互聯網走下神壇,下半場、新零售眾說紛紜的現世,怎麼辦?


“今天,我們已處在一個技術創新的臨界點,從工程技術到核心科技的臨界點”。


說回小程序,馬化騰將之描述為“場景和計算的代碼、動態的代碼”,面向未來,扶持實體,合作伙伴以解決方案的模式重度參與,這種應用的計算環境,不是過去PC上的軟件,也不是瀏覽器上的一個網站,也不是現在手機上的APP。


這不是騰訊一個人的事,也不是流量分發的兜售模式。


騰訊用技術的思維重構互聯網與現實的連接,還希望合作伙伴提供解決方案,而非分銷商或者廣告聯盟。


在某種緯度,小程序的商業化不是品牌廣告,從業務協同和模式上更趨近與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的線下推廣。


有沒有技術含量,太有了,這不是標準的廣告銷售,是一個商家一個店鋪不一樣的觸網需求,一套新系統新模式。


2016年騰訊搞了一個互聯網+峰會,馬化騰把王興、姚勁波喊到一起,語重心長的說:"(移動互聯網)站票還沒坐下就到岸了,要上新大陸了。”


2013年,馬化騰就說過這樣的話:“未來的互聯網世界是不是可以不需要域名了,不需要註冊一個網址,只需要有一個號碼,用二維碼一掃,所有的服務都可以提供。”


馬化騰


所以,小程序不會輕易狗帶,騰訊不允許。


這是商業思維嗎?是。


但更像技術焦慮,不比百度少。


4


李彥宏參加《荒野求生》有這樣的回答:“(這麼大的公司)其實時時刻刻都蘊藏著危險,指不定出一個什麼新的技術,就把你的公司顛覆掉了”。


 李彥宏在綜藝節目裡談危機


火燒屁股,2016年如是,百度狂奔,2017年如斯。


李彥宏的雞年開張忙到要死:發內部信、聘用陸奇、上真人秀、建實驗室、兩會建言……根本停不下來。


主題都是,人工智能。


不只是百度,人工智能,在全世界範圍火的一塌糊塗,大多隻是淺嘗,但對李彥宏來說篤定了不能輒止,要把全部身家和公司命運系在上面,甚至於夫人馬東敏重新出山。


望山跑死馬,方向大過天。在努力之前,選擇尤為重要,關鍵選擇甚至決定生死。


於百度,現實帶出焦慮,技術提供路徑,互聯網十年一輪轉,這不是新鮮事。


5


不等人的馬雲果然沒有等,座標杭州,定義首屆,聚焦技術,面向未來,如出一轍。


馬雲


在"NASA計劃“中,馬雲向2萬工程師喊話,“以前我們的技術跟著業務走,是‘兵工廠模式’,但手榴彈造得再好,也造不出導彈來。阿里巴巴必須思考建立導彈的機制,成立新技術研發體系,聚焦核心領域的研究。這些研究的目標是為了解決10年、20年後的困難。”


“今天,我們已處在一個技術創新的臨界點,從工程技術到核心科技的臨界點”。這不是阿里或者騰訊、百度的煙霧彈。


對於創業者而言,沒有掌握怎麼辦?


痛苦可能馬上就會到來。


投資人李開復說,下一階段偉大的創業公司越來越需要有核心技術的優勢。我們尋找新的賽道,現在主要投資最多的應該是人工智能領域,包括大數據一直到無人駕駛、機器人領域。


作為看重收益的投資金主,老師也可能不會那麼友善,因為巨頭已然非常焦慮。


6


馬化騰說,為什麼騰訊總是提科技,其實也是焦慮所在。


我們現在越來越感覺到,最終歸根結底可能還是要通過技術的進步,企業才有可能有保持在戰略方面的制高點。


否則當一個浪潮趨勢來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為什麼有的人能把握到,有的人把握不到,就在於你有沒有掌握這個技術。


如果和過去一樣只做純軟件、純服務,可能會在未來的一些領域失去制高點。


對BAT一直有這樣的定位,百度重技術、騰訊重產品、阿里重運營。假如描述正確,改變殊途同歸。


3月10日,騰訊雲以別樣姿勢在朋友圈刷屏:在廈門政務雲的招標中,騰訊雲給出了0.01元的報價,嚇壞了同時間拿出170萬元——300萬元報價的競標對手,也應該嚇壞了阿里雲。


解讀路徑很多,比如不正當價格競爭、先免費再收費的互聯網思維……


不,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姿態,一種宣戰的姿態。


說到底,阿里要感謝馬雲的倔強和堅持,包括對博士王堅的信任,對雲計算入不敷出的投入底氣,終究對得起博士在年會上的眼淚、在知乎遭受的白眼。


馬雲說,阿里巴巴有超過2萬名工程師、500多位博士;36位合夥人中,有9位擁有工程師背景。


這還不夠,還是焦慮,還是要為未來20年設置獨立的研發部門,建立新的機制體制,儲備核心科技。


君不見百度,招來了吳恩達、招來了張亞勤、招來了陸奇。


“私幸端門,見新進士綴行而出,喜曰:'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1300年李彥宏的本家李世民,老話依然管用。


你們焦慮不焦慮?


排版/田研

文章原標題:《315只是道德閃回。移動互聯網尾牙,BAT嗅到了技術焦慮的味道》

文章來源:斷面(ID:qiangchuanpiao),轉載已獲授權


聯繫編輯:21cbr@21jingji.com


關注21商評君,每天懂點新商業!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