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嫁一個讓你溫柔的男人

有書2017-03-21 11:02:16

文 |  婉兮 ·  | 何善尼



我的三姨,曾在人來人往的菜市場把她的媽媽,也就是我的外婆罵哭,原因是外婆買了一堆便宜韭菜。

 

老人家圖的是實惠,三姨看到的卻是貪小便宜吃大虧。她心煩意亂,忍不住口出惡言,外婆委屈地哭著回了家,哭完卻說:“不怪她,她也苦。”

 

那時的三姨離婚十來年了,女兒判給了前夫。她獨自一人經營一個小菜攤,整日生活在市井嘈雜裡,漸漸變得嗓門粗大性情暴戾。獨自扛著菜筐健步如飛時,已經是個十足的彪悍女漢子。

 

可她在少女時的照片裡穿著紅底白花的長裙,巧笑倩兮的模樣柔情似水。那場失敗的婚姻耗完了她所有的靈氣和溫柔,獨自謀生的艱難困苦,也將她那雙原本白嫩的素手磨粗。


於是一顆心似乎也堅硬了起來,整個人都散發著“我不爽,別惹我”的味道。

 

她罵外婆,跟姨媽吵架,也常常毫不客氣地懟顧客懟朋友,人際關係搞得非常緊張,常常一不小心就撕了起來,過得自然不太好。




十多年裡,她也談過兩次戀愛,但都不歡而散,對和婚姻也漸漸死了心,對生活的所有寄託和希望,都落到了自己肩上。


太堅強的女人,內心多有說不出的苦。因為無人可倚仗,無愛可享受,是生活的貧瘠和苦痛,逼著她不得不堅強。


這和我們現在提倡的女性自立自強,並不是一回事。


可是現在,我的三姨很溫柔很體貼,年近半百,神態舉止卻又有了少女的嬌媚和純真。


嗯,她遇到了一個男人,替她找回了丟失的愛和希望,尋到了久違的柔情似水。

 

對的那個人,一定可以撫慰你的滿身傷痛,融化你偽裝出來的堅硬和剛強。


那一年,三姨已經四十歲了,有個朋友給她介紹了一個出租車司機,姓李,沒什麼錢,但為人和善,性情敦厚。

 

這位悄悄去市場看了三姨,見她獨自收攤,一個人將好幾個大籮筐搬進搬出。他的心裡生出憐惜,正式認識後便天天過來幫著出攤收攤,午飯也做好了送來,保溫桶裡的雞湯,是放了紅棗枸杞一起燉的。


中年人的愛情,早早就落在了一粥一飯的實際裡,浪漫大約是隻可意會不可言說的。比如收完攤的夜晚坐上李叔叔的出租車,那一路的霓虹閃爍似乎都在襯托兩個人臉上的笑意盈盈。


後來,李叔叔變成了三姨父。

 

情人節時,姨父會將禮物藏在身後給她一個驚喜。不是嬌豔欲滴的玫瑰,而是一部智能手機。


算不得大牌高端機,但三姨因此愛上自拍,也開始發朋友圈。照片裡的她春風滿面,將過得好三個字明明白白寫在了臉上。



 

姨父將外婆接去住了一個月,回來後,外婆逢人便說姨父每天做好一日三餐,三姨也會在黃昏時帶著她去湖邊散步,母女倆閒話家常,一路說說笑笑,生活終於不再是幾年前的山雨欲來風滿樓。

 

三姨越來越和藹可親,盪漾在眼角眉梢的都是溫柔笑意。那個渾身是刺的女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沉浸在愛河裡的和善女子。

 

這應該就是嫁對人的模樣,讓女人絢爛的好婚姻,一定包括眉目舒展話語溫柔。

 

因為被真真切切愛著的女人,心裡眼裡都有柔情湧動,迫不及待要將自己的幸福也傳達給周圍所有人,自然會越來越溫柔,越來越美麗。


我見過的,對溫柔最唯美的表達,當屬《蘋果日報》社長董橋對民國女畫家潘素的描繪:

 

亭亭然玉立在一瓶寒梅旁邊,長長的黑旗袍和長長的耳墜子襯出溫柔的民國風韻:流蘇帳暖,春光宛轉。

 

那是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潘素,民國四公子之一的曾為她上演一出活生生的“救風塵”,以俠義豪情終結她的名妓生涯,又以筆墨丹青開啟她洗盡鉛華的下半生。

 

彼時的潘素溫柔如水,與曾經的頭牌紅姑判若兩人。名妓的豔麗傾國傾城,卻不比那一低頭的嬌羞更動人。五陵年少爭纏頭風光無限時,那份溫柔卻是演出來的,像畫在臉上的牽強裝飾。




 

難怪後人評價民國四公子時,要說“嫁人當嫁張伯駒”。一個男人在婚姻裡的最大成就,或許就是讓他的女人笑靨如花,連遠遠看著的人,都能覺察出的她的滿心歡喜。

 

事實上,女人的溫柔,有一大半是男人疼出來的。

 

比如我的三姨、比如畫家潘素,愛的表達方式有雅俗之分,本質卻都是發自內心的疼惜和尊重。所以你看,農家莊院裡會有溫聲細語的女主人,深宅大院裡也會有怨氣沖天的貴婦人。


女人如花,男人的欣賞、讚美與呵護才是最肥沃的土壤,使其嬌媚綻放,搖曳風中。


想起了Ella,S.H.E裡曾經的假小子。現在的她已經蓄起長髮穿上裙子,眼裡滿溢著柔美端莊,去做那個人的新娘,去為他生兒育女。

 

原來遇見了對的人,再強悍再粗枝大葉的姑娘,也會心細如髮,褪去層層包裹,出落成一朵不勝涼風的嬌羞水蓮花。

 

據說成功的男人身後都有一個好女人,其實溫柔的女人背後也都存在一個深情款款的好男人。他為她撐起一片天,許她自由來去肆意人生,才養出她的善解人意和細緻體貼。


愛情或婚姻裡的男女雙方,永遠都是相互成就也相互摧毀的關係。



 

有個朋友抱怨他的妻子生完孩子就變成“母夜叉”,可他的妻子卻說起那些爬起來七八次餵奶換尿布的夜晚,月亮冷清掛在窗外,她推了推身邊熟睡的丈夫,換來的只有他被吵醒後的雷霆震怒。

 

她自覺無人可依傍,只能獨自挑起重擔,迫不及待想要找些盔甲來武裝自己,哪裡還顧得上對他言笑晏晏?溫柔自然便成了夫妻間的奢侈品。

 

雖說女人的幸福不該由男人來成全,但我們的精神狀態總與身邊的他息息相關。能讓你每個細胞都舒展開,發自肺腑地對世界溫柔相待的那個男人,一定是你的福星和貴人。

 

嫁一個讓你不由自主溫柔起來的男人吧,因為那份溫柔裡藏著濃濃愛意,來自你內心的,以及他給你的。


因為,我不怕獨自面對這個世界的兵荒馬亂,我怕的是有了你,我還需要一個人苦苦跋涉,活成刀槍不入的女漢子。


作者:婉兮,小悅家的靠譜90後,講故事、熬雞湯,你有沒有故事?要不要說給我聽?公眾號:婉兮清揚(ID:zmwx322)。

主播:何善尼,有書籤約主播。獨立音樂製作人,歌手,電臺主播,一個集男聲和女聲為一體的奇葩主播。微信公眾號:何善尼(ID:shannidiantai)。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