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去世28年,海子83歲母親說“他是我的驕傲!”

乙圖2017-03-25 19:52:33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3月26日,是詩人海子去世28年紀念日。春暖花開季節,記者前往安徽懷寧高河鎮査灣村海子老家探訪。




這是記者第二次前往海子老家,與8年前相比,這裡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條名為詩歌旅行的文化系列旅遊項目——海子故鄉遊正在打造,已經建成、陵墓也在擴建中。如果不是導向牌,幾乎已經認不出故居所在。圖為空中鳥瞰,海子故居所在的査灣村。


圖為海子文化園裡,海子雕像前一束紅花,格外鮮豔。


故居的隔壁,一棟新的樓房正在建設中,這是海子弟弟的房子。海子是老大,還有三個弟弟。圖為海子故居。


故居的背後是一片田地,開滿金燦燦的菜花。圖為海子故居後窗上,一隻貓在休息。


海子故居房間的格局卻沒有變化,海子的父母依舊在這裡居住。一間側屋被闢出來陳列海子的遺物,門口掛著檔案館的牌子。圖為故居櫃子裡,陳列的海子小時候的照片。


已經83歲,瘦小駝背,歲月的滄桑刻在臉上。海子的85歲父親因為哮喘住院已經半個月時間。


時值春暖花開季節,故居里來人逐漸多了起來。性情開朗的海子母親笑呵呵地迎接著,並給要給每個來的客人倒水,不斷提醒客人,在本子上留下姓名和電話。這些來客中一部分是懷著對海子的崇敬,前來憑弔紀念,更多的則是對海子這個詩人身世的好奇。圖為海子的一個老家高中校友在參觀,海子的照片喚起他很多記憶。


“他是我的驕傲。”從海子母親的臉上,已經看不到失去海子後,一個母親應有的悲傷。她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孩子會有這麼大的影響。“門前文化園建得這麼大,我們打開門就能看得見,應該高興才是。”


因為海子,這位母親曾被邀請去北京會見海子的粉絲,去青海德令哈參加海子紀念館的詩歌活動。但作為母親,她永遠也無法理解兒子的心靈世界,這也是讓她困惑的地方。圖為海子生前的照片。


現在,在這棟故居里,海子父母在這裡生活並不孤單。小兒子的房子就在隔壁,幾個孫子孫女回來也會陪她,有什麼病,孩子們也會照顧,白天房子裡還會來人蔘觀。圖為海子母親和小兒子以及孫女在一起看手機。


故居的檔案室內,放著幾個櫃子,裡面陳列著很多海子的遺物、照片,還有很多舊書以及海子去世後出版的海子詩集,上面還放著“此書出售”字樣的手寫牌子。通常也會有詩歌愛好者購買,偶爾海子母親還會贈送給需要的人。圖為海子去世後出版的詩集。


往日裡,故居只有兩個老人住著,人多了,有時候照顧不過來。檔案室是參觀者最喜歡呆的地方,偶爾還會有參觀者偷偷將海子的詩集順走,還有參觀者用假錢向老人買詩集,這讓海子母親有些生氣。“孩子的作品,需要我送你也可以,你不能偷,也不能給我假錢。”


在距離家幾百米外,是海子的墓園,與故居遙遙相望。圖為前,一束鮮花。


墓園裡,幾名工人正在緊張忙碌,他們要趕在26日前,將墓園上的碑文安裝好。因為26日有一場活動,將在這裡舉行。


而往日裡,這片開闊的墓地邊,偶爾還會有海子的崇拜者來到這裡,靜坐一個通宵。圖為幾個遊人在參觀海子墓。


圖為2009年3月22日時的海子墓,參觀者來瞻仰時,海子的父親在一邊陪著。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圖為空中鳥瞰海子的墓園,遠處就是他的家和文化園。


查灣只是長江北岸一個普通的村落,査灣不是灣,不能面朝大海。有的只是春天金黃的花海和夏季碧綠的稻田。但這並不妨礙她孕育出海子這樣偉大的詩人。圖為海子生前照片。


海子(1964-1989),原名查海生,出生於安徽省安慶市懷寧縣高河鎮查灣村,當代青年詩人。海子在農村長大,1979年15歲時考入北京大學法律系,1982年大學期間開始詩歌創作。1983年自北大畢業後分配至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哲學教研室工作。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關附近臥軌自殺。圖為海子1988年在沐川留念照片。 吳芳/攝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留言。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