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為謀生進城打工,身體卻因致殘陷入痛苦

乙圖2016-10-29 12:07:51


斷肢、摔傷、死亡,曾幾何時,這些字眼開始與我們的工作聯繫起來。在工業化的過程中,工傷是個沉重的話題,中國是工傷高發的國家。



今年8月,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發布《中國社會保險發展年度報告2015》,2015年全國認定(視同)工傷107.6萬人,評定傷殘等級人數為54.2萬人,全年享受工傷保險待遇人數為202萬人。據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公佈數據,僅僅2014年上半年,工傷事故報告超過150000,超過27000人死亡。
統計顯示,目前高危行業工傷死亡事故中,農民工死亡佔到7成,其中一項重要原因是安全培訓不到位。



連續十多天的秋雨,讓整個合肥溼漉漉的。合肥105醫院骨科住院部三樓13病床,42歲的斜靠在病床上,手放在暖暖的燈光下接受治療。除了疼痛,每次看到自己的手,想到自己的未來,茶紅英都會流淚。而這種情況,從10月17日受傷至今已經持續十幾天時間。



茶紅英來自雲南大理,四個多月前和丈夫來到合肥的一家機械廠打工,希望掙一點錢維持全家的生活。茶紅英被分到衝床崗位,從事機器配件的生產。10月17日就發生了意外,自己的右手幾個手指被衝床壓斷了,雖然經過搶救,目前只保住了拇指和無名指、小指,食指和中指全部截肢了。目前花了5萬多,幸運的是,茶紅英參加了意外傷害保險,目前費用全部是老闆墊付。


茶紅英有兩個孩子,年齡都很小,她擔心,她的手指殘疾後,就再也不能外出打工,家裡會更加貧困。



像茶紅英這樣的工傷事故,幾乎每天都在發生著。在合肥105醫院骨科,隨處可以看到手或者腳受工傷的打工者。醫生韓偉負責的8個病人中,有4個是工傷患者,並且全部是民工。圖為趙武強,42歲,左手中指外傷,在民營鋼結構企業打工。10月26日在上班時,被鋼樑砸壞,目前費用都是老闆墊付。最擔心傷著神經,手會殘疾。



105醫院骨科主任告訴記者,目前住院部有100個床位,幾乎都處於滿員狀態,其中工傷患者超過三成。儘管這幾年105醫院的呈現下降趨勢,但整個安徽工傷治療的醫院數量卻在增加,就同行業門診總體看,工傷患者人數並沒有減少,甚至在增加。圖為李志銀,54歲,合肥肥西人。在建築工地搬窨井蓋時,不小心將手指砸斷,花了一萬多,老闆目前只墊付了2千多,他還在為醫療費發愁。



時緒林,49歲,六安市金安區人,9月22日,在維修攪拌機時,不小心被人觸動開關,造成左小腿毀損傷,送到合肥時已經休克,輸了7袋血,已經截肢。目前費用全部是老闆墊付,目前花了五六萬。時緒林說,事已至此,只能想開點。



李善寶,50歲,合肥廬江人,在合肥一家企業打工,沒有參加任何保險,甚至連合同都沒有,就拿身份證登記了,受傷時在這家企業打工只有四五個月。10月19日,手被衝床壓傷,造成左2-5指開放傷,目前中指和無名指已經壞死,下週要手術截肢手術。



秦義香,62歲,肥西人。10月18日在建築工地上工作時,手指被鋼絲絞斷一節。秦義香有兩個孩子,都還沒有成家,住院費用都是老闆墊付的。



楊傳娥,48歲,阜陽臨泉人,在飯店裡打工。10月22日工作時,三個手指被壓面機壓爛,目前費用是老闆墊付的。楊傳娥說在飯店打工換了幾個老闆從來不籤合同。


王瑞才,56歲,合肥人,打工時磨光機 受傷,經歷過三次手術。


晁麗梅,28歲,阜陽人,右拇指離斷傷。


趙從根,51歲,左手絞傷。


周初權,30歲,左拇指完全離斷傷。


馬開亞,22歲,阜陽人,左手四指斷傷。


王婧潔,27歲,右中指斷裂。


工傷的民工中,普遍缺少專業知識培訓,很多都是倉促上崗。“值得肯定的是,大部分企業已經開始意識到工傷預防的重要性,參加工傷保險的人數在不斷增加,有時候還會邀請我們去做講座。”王海峰主任說,“不過很多民工由於自我保護意識不強,並且上班的都是私營企業或者包工頭,治療期間和出院後,因為費用糾紛不斷。”圖為姚錢明,樅陽縣人,右手中指小指斷離。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