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遺棄”病房5年,29名護士成了他的家人

乙圖2016-11-03 08:11:05


身高1.75米左右,眼角下有一顆痣,他用含糊不清的貴州或者四川口音曾說自己叫“翟伯權”(音),“家裡有一個哥哥,還有一個女兒”。這是一個住了五年的病人特徵。圖為躺在



合肥105醫院神經外科重症監護室裡拐角的一張病床上,一個男子躺在病床上,和其他病人不同的是,他已經不在接受任何治療。圖為護士在照顧翟柏權。



他的床邊的牆上標註著“無名氏,2012年1月20日入院,重型開放性顱腦損傷。”的字樣的提示牌。從
2012年1月20日至今,已經差不多5年時間。



一邊,護士正在給他餵奶喝。



王月也是2012年初進入重症監護室工作,差不多一前一後。這五年,王月目睹著翟柏權一點點好起來,然而漸漸發現,並沒有人去管他,續費,治好後,也沒有人接他出院。圖為王月今天除了照顧翟柏權外,還有好幾個病人需要她護理。



據悉,2012年1月20日下午4點左右,翟柏權在合肥境內的高速上行走時被車撞成顱腦損傷,後被120送到105醫院,經過搶救雖挽回了生命,卻失去了語言表達能力。。圖為翟柏權的床被安排在重症監護室的一角。



這5年來,醫院治療的費用有十幾萬元,科室29名護士輪流照顧他,教他說話,漸漸也恢復了一定的語言表達能力。圖為王月給他刮鬍子時,翟柏權很配合。



偶爾翟柏權還會唱歌。從翟柏權斷斷續續的言語中,他好像來自貴州,自己有一個哥哥,還有一個十幾歲的女兒。



重症監護室有16張病床,全部住著重症患者,加上翟柏權的加床是17張,由29名護士負責。


翟柏權雖然住在重症監護室內,但每天都得到無微不至的關懷。每天都有一名負責病人較少的護士照顧他,給他刷牙、洗臉,擦身體,餵飯,偶爾還會過來跟他說話,今天輪流到王月。圖為王月在給翟柏權打水,準備給他擦身。


王月給他洗手。


王月給翟柏權擦好身體後,給他擦臉。



翟柏權吃的也不差,早上兩個包子、一個雞蛋、一碗稀飯;中飯一碗米飯、一個雞腿、葷素搭配的熱菜;晚上面條、蔬菜和雞肉等。圖為中午11:40,翟柏權的專供午餐被送到病房。


今天中餐是米飯、獅子頭、肉燒豇豆和湯。


圖為王月在給翟柏權夾菜時,他望著飯菜,似乎有點餓。


每次護士給老翟餵飯、洗臉或者刷牙的時候,他總是很配合,朝護士笑,並用自己含糊不清的川音表示感謝。



在王月照顧翟柏權午餐是,其他護士還在忙碌。



29名護士儼然成了翟柏權的家人。不過,看著翟柏權在醫院住了這麼久,護士們挺著急的,翟柏權有時候也流露出想家的念頭。如果你關注翟柏權的命運,或者認識他的親人,請留言,我們一起幫他找到家裡人。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