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曉原 | 2018科學文化推薦書單(18種)

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江曉原教授在《中華讀書報》主持兩月一次的“科學文化”專版,每次版面均有“新書簡介”欄,採用“一句話書評”的形式,一次介紹3本書,全年6次共推薦18本書。歲末之際,我們特向讀者推薦江曉原教授這份個人主題書單。

發佈時間: 2018-12-31 02:43:57

學者吳國盛:八十年代的價值觀在我們身上烙下很深的印(下)| 訪談錄

“八十年代的價值觀在我們身上烙下很深的印。當然,你會有修飾,但大方向沒有變,覺得中國的前途、中華民族的命運還是要往(自由民主化)那個方向走。甭管怎麼說,這沒有什麼變化。”

發佈時間: 2018-11-28 13:10:38

吳國盛 |讓科學回歸人文 ——《科學時報》記者王卉訪談錄

我們今天的宇宙觀念來自西方,而西方的宇宙觀念在近代有一個革命性的轉變,這就是“從封閉的宇宙走向無限的世界”。這個轉變的革命性甚至遠遠沒有被我們所意識到,因為革命這個詞本身就來自這場轉變,現代性就誕生在這場革命之中。

發佈時間: 2018-11-22 01:08:39

吳國盛 | 人之象徵

孔子云:“人之生也直”。人的直立是一個象徵,“上”與“下”的絕對性浮現出來。直立的人因著它的直立而形上的引入了上下兩極之二分:天空與大地的二分、頭頂的星空與足下的泥土的二分、空虛的空間與堅實的土地的二分。直立的人是頂天立地的人。

發佈時間: 2018-11-22 01:08:30

吳國盛 |百年科技回眸

20世紀即將過去,回眸百年科技歷程,我們能隱約感到一個偉大的歷史轉折點正在來臨。人類正在和將要面臨的變革,是一場可以與16、17世紀的“科學革命”相提並論的歷史進程的大轉型。

發佈時間: 2018-11-22 01:08:15

吳國盛 |中國的科學-人文資源何以稀缺?

近代科學導致了科學與人文的分裂,這種分裂是通過科學的分科化和技術化而實現的:科學家進入越來越狹窄的領域,從事越來越技術化的細節工作,忘卻了科學的整體性,也不再關心科學的人文根源(事實上,科學的整體性也正是科學的人文性之所在)。

發佈時間: 2018-11-22 01:07:58

吳國盛 |聽科學家做報告

我設想,中國科技會堂可以每月搞一次向公眾開放的高水平的科學報告會,經過媒體的適當宣傳,其盛況應該可以達到或超過北京音樂廳,畢竟這裡是免費入場。

發佈時間: 2018-11-22 01:07:30

吳國盛 | 《自然本體化之誤》序

對自然本體化傾向的否定,既是為了爭取哲學的自主發展,也是為了走向一種新的哲學理論,因此具有雙重的意義。

發佈時間: 2018-11-09 06:32:42

吳國盛 | 人與自然的千年對話

如果在千年的尺度上反觀科學給我們帶來的變化,也許各種各樣具體的成就都可以忽略不計,但有一樣絕不可忽視的是,我們生活的“大地”成了一顆“行星”。

發佈時間: 2018-11-09 06:32:37

吳國盛 | 回眸千年科技

一種文明就像是一顆大樹,從它難以追索的根源處開始枝葉繁茂。文明的大樹枯枯榮榮,擁有自己固有的生命週期。

發佈時間: 2018-11-09 06:32:29

吳國盛 | 追思博物科學

人類與世界打交道有不同的方式,科學作為人類與世界打交道的知識也有不同的類別。從歷史上看,最古老、最持久的科學類別是博物學(Natural History)。

發佈時間: 2018-11-09 06:32:24

吳國盛 | 科學的精神

人們在驚歎科學給我們帶來奇蹟的時候,還永遠必須看到科學的另一面,這就是它人性的一面、精神的一面。

發佈時間: 2018-11-09 06:32:21

吳國盛 | 博物學教育:迴歸自然、重塑人性

現代博雅教育應該把博物學教育涵括在內。現代文明讓人類遠離自然,而博物學恰能彌補這一缺陷。博物學讓我們迴歸自然,從自然中汲取智慧和力量,認清人類在自然中的位置,領悟人的有限性,最終培育一種更加健全的人性。

發佈時間: 2018-11-09 06:32:19

吳國盛 | 大美至簡

單純的書薄絕不可能導致暢銷。關鍵是,這是一本講述現代物理學前沿理論的書,這樣的書居然也能寫得很薄,而且淺顯易懂,而且充滿情趣,那就該它暢銷了。

發佈時間: 2018-11-09 06:32:16

吳國盛 | 博物學與中醫藥

現代科學發展到目前,暴露了許多問題,需要一種有別於經典的自然科學的方法來解決。中醫是否能提供這樣一種方案,也是值得我們思考的一個方面。

發佈時間: 2018-10-24 21:21:29

吳國盛 | 對宇宙無限論者幾個常見觀點的質疑

“時間”觀念至少有三個層次的含義:作為物理參數;作為因果律;作為文化的載體。

發佈時間: 2018-10-24 21:21:12

吳國盛 | 生命哲學家——柏格森

“一切皆綿延。”

發佈時間: 2018-10-24 21:21:01

吳國盛 | 關於我國科普事業宏觀戰略問題的思考

這是一篇關注現實的文章,著眼的是如何提高科普事業的成效。我們所主張的“由科學普及走向科學傳播”,不僅是觀念變革,而且要求現實層面上“科普”機制的轉變。

發佈時間: 2018-10-19 03:05:29

吳國盛 | 什麼是科學傳播

科學傳播主義在中國的傳播事業,任重而道遠。

發佈時間: 2018-10-19 03:05:27

吳國盛|走向科學傳播的雙向互動

中國科普出版也存在很多問題,其一是隊伍問題,中國沒有專門的培養文理通才的科學傳播者的教育機構,編輯、翻譯者的視野、知識結構存在侷限性。

發佈時間: 2018-10-15 08:39:20